未央小说网 > 历史·穿越 > 人在大唐本想低调 > 第三百章 诚意

人在大唐本想低调 第三百章 诚意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人在大唐本想低调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白露。

天高云淡,气爽风凉。

白露时节,万物随寒气增长,逐渐萧落、成熟。

一座古典风格的庄园在湖泊山树之间分外漂亮,雕梁画栋,精美绝伦。

此刻,庄园内的气氛却异常悲怆,外面到处都是纷乱的脚步声。

衣冠楚楚的郑氏族人满脸惶惶,濒临绝境。

地狱恶鬼突然来了!

“砰!”

一声巨响。

悬着铁锁的正门被狠狠撞开。

几个绿袍扛着一根撞门圆木,如同怒目金刚,几百个士兵从两侧蜂拥而入。

郑家悍卒飞快地抄手在怀,把寸弩掏出一半,浑身肌肉紧绷,蓄势待发。

两方对峙,周遭静悄悄起来。

张易之站在庄园外,抬头看着屋檐下飘舞的旗帜,上面镶缀着一个古老的文字。

族徽。

传承两千年的门阀望族,自然需要有特殊的印记来凸显他们的尊贵独特。

他小心地把雪狼拴在旁边,亲昵地揉了揉它的颈毛。

而后放慢脚步,慢慢走进去。

“冒昧造访,恕本王无礼。”

声音很平淡,淡到仿佛在跟老友叙旧。

注视着这道白袍似雪的身影,郑氏族人眼睛隐隐有灼伤之感,饶是那些勇悍的死士也下意识把头转过去。

他就站在这里,浑身散发的威压竟让众人透不过气,恍若窒息。

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,一个罪行累累的屠夫,他又要大开杀戒了么?

郑氏子弟个个面色凄然,女眷压抑着啜泣。

听着若有若无的哭声,张易之皱了皱眉,一脸的迷惑不解:

“这是提前为本王哭坟送葬?你们荥阳郑氏礼仪够重的。”

话音刚罢,一个愤怒的声音异常尖利:

“张巨蟒,我要杀了你!”

砰!

随着一声惨叫,一个文士心口出现烧焦的窟洞,血花直冒。

绿袍表情冷酷地松开扳机。

第五重楼昂着头,不屑地说:

“实在是聒噪,要本尊说,别跟他们啰里八嗦,直接屠光!”

庄园一片死寂。

刺目的猩红让郑氏族人肝胆欲裂,诡异的杀人手段更是令人震怖。

所有族人都如临末日,浑身充斥着无力抵抗的绝望感。

死士悍卒都几乎丧失拔出武器的勇气。

张易之眼神无波无澜,平静道:

“数到三,主事的再不滚出来,本王就翻脸了。”

也就眨眼间,人群走出一个头戴高冠,身穿宽带,五旬左右的男子。

张易之眯眼审视着他,见其面貌略微熟悉,微微一笑道:

“阁下不是朝堂的通议大夫么?”

郑昌秘嘴唇剧烈颤抖,“中山王,你这是何意?”

他的喉咙像是被锐器给刺穿了,声音极为沙哑。

张易之漫不经心道:

“来的比较仓促,没带什么礼物,郑大夫不会介意吧?”

“张巨蟒!”

郑昌秘内心崩溃,情绪再也控制不住,声厉内荏:

“你究竟想做什么?这里是荥阳郑家,由不得你放肆!”

张易之依旧面无表情,往前迈出几步,温和的视线对准郑昌秘。

“稍安勿躁。”张易之笑了笑,决定先缓和气氛。

郑昌秘双目斥红,厉声咆哮道:

“快滚,否则就是与郑家为敌!”

啪!

清脆的耳光声。

郑氏族人如坠冰窖。

张易之扭动手腕,眼神透着森森的杀气,漠然道:

“给脸不要脸了是吧?看来本王不适合扮演好人的角色。”

郑昌秘表情呆滞,这一巴掌把他打醒了,也击溃了他伪装起来的强硬。

所谓的门阀在张巨蟒面前算什么?

陇西郡坟头草都几尺高了。

普天之下,连帝王都阻拦不了此獠的意志,难道郑家传承会在今日断绝?

“王爷,郑家哪里招惹你了。”

郑昌秘低着头,咽下喉间苦涩,表情悲凉。

张易之轻轻颔首:

“是有点小摩擦,所以本王特意前来交流一番。”

“懒得跑去郑氏开封祖地,这里是北祖房支,跟你们谈也一样。”

场中寂静得可怕。

郑氏族人都能听到“砰砰”的心跳声,不知不觉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。

此獠话里传达了一个不加掩饰的意图。

一旦谈不妥,那就要去开封祖地,而后不顾一切屠族!

众人手脚冰冷,如惊弓之鸟,极度惶恐不安。

无一例外,每个人内心都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,像是几乎溺死在拼命挣扎。

郑昌秘竭力控制急促的呼吸,喟叹道:

“请王爷进厅一叙。”

张易之点了点头。

他率领裴旻等人走进内院,场中弥漫的紧绷气氛慢慢舒缓。

郑氏族人对视一眼,皆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。

不少人已经打定主意,立刻收拾行囊离开庄园,以后长安外方圆五百里之地,他们绝不滞留。

……

厅堂很宽阔,陈设极有古韵。

张易之还没坐定,注意力就落在紫纹锦匣上,里面有一份报纸。

郑昌秘暗叹一声,此獠果然为此而来。

“郑家也在办报?”

张易之拿起这卷报纸,扫视着《郡望闲谈》四个字,嘴角泛着冷笑。

“王……王爷,上面并没有攻讦你的内容。”郑昌秘表情僵硬。

他心中的愤怒不敢表露丝毫。

此獠简直蛮横无耻!

报纸上面没有涉及到你,连隐晦的暗示都没有,你凭什么兴师问罪?

咱们郑家也不蠢,谁敢主动招惹你这尊面目可憎的煞神?

“呵……”短促的嗤笑。

张易之胳膊肘一抬,案边的砚台被碰掉在地上。

哗啦一声摔碎成数块,墨汁飞溅,洒得到处都是。

他表情趋向冷漠,眼神射出锐光:

“谁允许的?”

“办报纸有没有经过本王的审核?没有本王的审查特许,你们郑家竟然敢办报纸?”

刹那间,郑昌秘浑浑噩噩,感到无比荒谬。

他一气之下脱口而出:“凭什么你来审查?”

张易之盯了他几秒,目光再无一丝温度:

“凭什么?凭本王得到上天的认证!”

“你们郑家办报纸尝到甜头,天下世族是不是竞相模仿?到时候话语权谁说了算?你们想忤逆苍天的意志么?”

郑昌秘如遭雷击,他愤怒到几乎要将此獠撕成碎片。

他发誓,这五十年来,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徒!

一个人为何能用轻描淡写的口气,说出这般荒唐离奇的话语?

你张巨蟒得到苍天的认证?

真要论话语权,朝堂中枢才是掌握天下话语权,你个反贼算什么东西?

忤逆苍天,何不直接说损害你的利益?

狗东西!!!

拿起屠刀装出一副冠冕堂皇的模样,没有武力做支撑你又算什么?

张易之眯了眯眼,淡淡道:

“郡望?还你娘的闲谈,是不是想宣扬你们的祖宗?”

“想控制话语,想引导舆论,想提升家族的社会声望,首先得问过本王。”

说这番话的时候,他语气波澜不惊,心情却起伏不定。

我算是活成以前自己最讨厌的模样么?

也许吧。

前世最厌恶独裁者,抵制垄断,更害怕被同一道声音蒙蔽视听。

可现在呢?

我正在通往独裁者的路上。

特殊时刻,必然只能用特殊手段。

厅内一直沉默。

郑昌秘表情变幻莫测,他想当面痛骂此獠无耻嘴脸,他想向朝堂揭露此獠可笑的言辞,他更想警示天下人——

此獠必定是一个暴君!

无数愤怒的想法在交织,可最终还是化为软弱的几个字:

“王爷,你想怎样?”

张易之缄默片刻,伸出修长的手指,磕了磕案面:

“你们郑家该表示一下诚意,就两点。”

“其一,作为声望隆高的望族,长安慈善堂需要捐赠。”

他将“捐赠”两个字咬得很清晰。

郑昌秘脸色异常难看。

勒索!

此獠在敲诈钱财!

就因为心血来潮办了报纸,郑家就要割肉?

张易之继续说:“其二,郑家在扬州有个造船厂,我要了。”

轰!

此言不啻于雷霆一击。

郑昌秘脸色涨红,差点骂出“贪得无厌”四个字。

巨蟒!

此獠的胃口何其之大,一条恶毒又贪婪的蟒蛇!

张易之神情平静地看着他。

他大张旗鼓前来郑家房支,主要就是为了掌握精湛的造船工艺。

自隋炀帝开凿大运河以来,扬州就是全国的漕运中心。

而郑家在扬州有个造船厂,其规模不亚于朝廷官方船厂,里面工匠技术都是这个时代顶级。

张易之希望有成熟的造船技术,再借鉴前世巨船,铸造一艘巨无霸!

他的目标直指孤岛倭国!

倭国可是有座石见银山,其产银量高达全球的三分之一左右。

张易之垂涎这座银窟很久了,攻打倭国,也能趁机掠夺岛上的资源。

他的最终目的,还是建立一个稳定的信用货币体系。

正所谓,金银天然不是货币,但货币天然是金银。

黄金白银就是理想的货币材料,而中原金银远远不够用,只能靠掠夺和殖民。

“笃笃笃——”

张易之手指有节奏的叩动案沿,脸色隐隐有几分不耐。

他现在每一步都有目的,不想再耽误时间。

“行。”

郑昌秘艰难蠕动嘴唇,缓缓吐出一个字。

他还是屈服了。

迫于此獠的淫威,堂堂门阀望族,将几百年造船厂双手奉上。

何其耻辱!!

张易之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冷笑。

逼迫这种大资本家、财阀,只能拿枪杆子。

他笑着颔首:

“那就好,郑家诚意满满啊,以后有需要,尽管来找本王。”

郑昌秘像吞了苍蝇一般恶心,心情憋屈至极!

张易之审视着他,淡淡道:

“我觉得你说话不够分量。”

“赶紧修书一封去祖地,让你们郑氏族老去一趟长安,交接一下造船厂事宜。”

郑昌秘差点喷出一口老血,攥紧拳头强忍着屈辱。

张易之不忘提醒:

“报纸一事,下不为例哦,时机成熟了,苍天自然会允许你们办报。”

说完看了眼窗外昏暗的天空,淡淡道:

“天色渐晚,今夜就在你们这里借宿了。”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分享到:
关闭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